网上挂号 | 院长信箱 欢迎进入吴忠市人民医院!
栏目导航
为您导医

吴忠市人民医院职工优秀散文作品赏析

春意·暗香

王学兰

     初春,暖意未感,寒意依然,心思徘徊在昨天。人物依稀,拾起记忆已不见初识情怀,不见想念,相见恨晚,满怀你侬我侬已被现实击碎,各走一方,渐远渐消散。


  小楼逸居,静观花儿绽放,嗅闻阵阵芬香,月夜添曲,风儿传来阵阵情歌,美好时光定位在那一刻,现今收拾起情绪封存。

  春意,总使人遐想,向往与大自然融为一体,陈年往事已远,不提,无殇,新起点静待迷离眼眸看穿世事沧桑。曾几何,太在意也无法挽留,放手回落安然。时光无限好,随景移不纠缠,年年花事近相似,人物更改已花非花,雾非雾,隐忍一笑,无需纠结适应了人间烟火。

  惊叹小草的通幽之术,无论外界有多少未知,春来破土摇曳。无论风雨来临有多少未知癫狂,雨来低头,日出昂头;风来四面倒,依然笑对风雨声。花开花落不悲怀,欣然接受生活给予的百般滋味。

  春来,赏百花,满眼绿意懂得生命珍贵;夏来,抛开束缚,抵得住严酷,怜悯自然界事物。秋来,收获丰硕,别忘困境疾苦,珍惜这份缘分;冬来,底蕴暗藏,因知道,来年春光谁也挡不住,依然释放葱郁点缀。

  花儿娇艳,却很短暂,时不时被外界缩减了生命。也许,寓意美好事物不长久,疏忽的往往在身边。

  春光渐暖,窗外枝条吐绿,抑制不住心情大好。只因,看破红尘事,犹如四季轮回,曲折路久困坚持不懈渐能安。

  音乐缭绕,一段段往事尘封,活在当下惜缘之人,无需花言巧语,只要一个眼眸,从此无怨无悔紧握双手,为你改变小任性,苦乐相陪不离不弃便是无限幸福,最快乐的事。


生活在别处

李春

           生活是一首诗,时而激昂,时而平宁;而人生经历的时间,就是整个创作过程。我们每个人,都想尽力把这首诗写的优美舒畅,让自己存在过的每一个瞬间,变成姿态好看的永恒。

        一首长诗,待暮年翻读,无论悲喜,都会成为内心深切的回味和怀念,也便完成了它最平凡而伟大的使命。

        “生活在别处”,读起来是一句百味杂陈的感叹,酸酸楚楚的滋味。“生活在别处”,是一句蓄势待发的响亮口号,充满生命的活力与激情。

        “生活在别处”,也可以是安静、抽象的,甚至带着几分诱惑;赋予未知远方的一种理想生活,美丽而感动。


冬天的麻雀

 王娟

        素简洁净的冬天是麻雀的世界。常见成群结队的麻雀呼啦啦的从眼前飞起,又密密麻麻落在树木的枝条上。它们伸缩着枣儿般脑袋,黑黝黝的小眼睛警惕的看着你,活泼又生动的样子给寂寥的冬天带来了温暖的气息。

        每次看到麻雀,我都倍感亲切,都会想起小时候捕捉麻雀的桩桩往事来。

        记忆最深刻的是跟着领居家哥哥用弹弓打麻雀的场景。我那时候也就八九岁的光景。在东北的乡村里,麻雀唤做家雀、家巧,夜晚栖息在屋檐下。白天,我们用黄泥抟成圆球,晒干就成了弹弓的子弹。夜晚,拿着手电一家家的屋檐下找麻雀。麻雀总是蜷缩在屋檐下木条与苇草的缝隙里,用手电光照向麻雀时,它一动不动,这时就用弹弓打麻雀,技术好的,只需一次就能打下来。一个晚上总能捕上几只麻雀,用麻绳拴住两只脚,装在袋子里。第二天就成了盘中的美餐,现在想来有些残忍了。

        后来,在初中课本上学了鲁迅先生的《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》,对鲁迅先生小时候捕鸟的描述记忆犹为深刻。也盼望着冬天,盼望着冬天下一场大雪。也有那么一次,找来个竹筐,学着课本描述的那样,在院子里,扫开一片雪,用木棒支起竹筐,下面撒上麦子,远远的牵着系在木棒上的长绳,等着麻雀下来啄食。可是,左等右等,不见麻雀的踪影,孩子是耐不住性子的,结果自然是无疾而终了。
        在孩子的眼里,麻雀是最容易捕获的鸟。或是因为麻雀抵不住诱惑,又胆大,或是因为麻雀过于相信人类。有时候开开门窗,只要发现屋里没人,胆大的麻雀就会试探着,慢慢蹦跳着跑到屋子里。这时候,抓紧关上门窗,用笤帚之类的东西轰吓。惊慌失措的麻雀满屋子乱飞乱撞,不消片刻功夫,精疲力尽的麻雀就会撞窗落地。我就这样捕捉过一只麻雀,用绳子拴住腿,让它拖着一截小木棒,养了很长时间,最终还是跑掉了。

        也许冬天太过于单调了,孩子们总要寻找一些乐趣,满天飞的麻雀自然就成孩子们的目标,麻雀也就成了孩子们最亲密接触过的鸟儿。

        想一想,冬天就似一卷淡泊静雅的画,淡淡云天,枯树孤村,天空下如果没有了麻雀,画面该是多么的静寂,多么的了无生气。换言之,是成群飞来飞去的麻雀给冬天这幅画卷带来的生气和生机。

        校园里,几株紫薇树的枝条上常常落满了麻雀,我站在路边望着它们,聆听着它们鸣唱。说鸣唱着实是对麻雀的赞誉了,叽叽喳喳的短促平淡的声音真不怎么悦耳。仔细地看,仔细的听,它们那叽叽喳喳的声音中却流淌着属于它们的快乐与幸福。尽管这份快乐与幸福太过于卑微,太过于细小,但在寒冷的冬天里,带给我的却是一份难得的温馨和从容。

        貌不出众,语不惊人的麻雀是渺小的,卑微的,一如我们普普通通的百姓。它们挺过了被当做四害之一而除之后快的那段最黑暗的日子。也有几年,由于大量剧毒农药和化肥的使用,少见了它们的身影。这些年,生态恢复了,麻雀又满天飞了。麻雀永远拥有着顽强的精神和永不缺失的快乐。

        在冬天里,能做一只快乐的麻雀,固守着自己的家园,过着平淡的日子,未尝不是一种幸福。



作者:编辑   来源:
打印本页   关闭窗口   返回顶部